阅读历史

第208章 洪水,洪水!

作品:嘉佑嬉事|作者:血红|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1-11-26 12:00:00|字数:3312字

九桃小说 老域名(9txs.com)被墙,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9txs.org)

邬州城头,青柚三女的剑光卷着一团金芒奔了回来。

那金芒在三条青色剑光的包裹下,不断的跳动震荡,剑光对撞,发出刺耳的巨响,震得城头上无数士卒立足不稳,纷纷抱住了耳朵。

眼看这金芒如此暴躁,卢仚拎着长枪,‘咚’的一枪杆砸在了金芒上。

金光散开,一柄九寸短剑露了出来。

短剑通体金色,光洁如镜,光芒耀目,仔细看去,在剑体内,有一道道流云一般华丽流畅的符文凝成的锁链急速旋转。

卢仚又是几枪砸下,朝着那短剑冷笑道:“我知道你们都是有灵智的,服,还是不服?”

金剑在空中微微震荡。

卢仚放出了耀光、炫影两柄小剑,一左一右围住了它。

金剑发出高亢的剑鸣声,卢仚猛地伸手抓住了它,脑海中,神魂灵光化为洪水一般的精神冲击,无声无息的侵入了金剑。

武鹤云留下的精神烙印被暴力破开,武鹤云以心剑宗秘术留在金剑中的气息也在顷刻间被洗刷一空。金剑停止了跳动,很是任命的,乖巧的停在了卢仚手中。

卢仚拿起短剑,朝着剑身上望了望。

一抹若有若无的金色符文在剑身上亮起,正是‘金阳’二字。

“金阳,金阳。”青柚又从行囊中取出了自家的老祖手札,快速的翻到了记载各大剑修势力有名飞剑的那一栏:“金阳剑,心剑宗金阳、青阳、赤阳、白阳,四阳剑之首!”

“四阳剑,在心剑宗传承飞剑中,可列入前十。”

青柚目光古怪的看着卢仚:“我们青鳞剑阁,讲究的是剑心至诚,有一口青鳞剑,我们姐妹就足够使用了。这剑,太烫手,你留着罢!”

卢仚笑呵呵的将金阳剑收起,朝青柚笑道:“你们怕麻烦,我却不怕。这剑,我收下了,以后有适合你们的好东西,再给你们。”

卢仚一通箭矢乱射,打得心剑宗诸多剑修没脾气,他们气急败坏的站在了齐骊的中军大营门口,朝着邬州城这边看了又看,没有一个有勇气再继续向前冲。

犹豫了许久,他们只能救死扶伤,搀扶起那些受伤的同门,跟着齐骊的中军大营向后退去。这一退,就是一百里。而齐骊的大军,则仅仅向后退了数里地,然后继续围住了邬州城。

卢仚也不着急。

任凭齐骊围城吧,不出意外的话,卢旲的苍狼骑,还有东征军团后续的大军,正在紧锣密鼓的赶来这里。等到后续大军到了,卢旲等人从外攻击,卢仚的军队从邬州城内部开花,足够给齐骊一个好看。

卢仚在城头上审视金阳剑,心剑宗的门人跟着齐骊向后退的时候,江面上,那条画舫也在缓缓的逆流而上。

大江两岸,都有齐骊麾下的游骑盯住了这条画舫。

寻常百姓绝对没有这么大的胆子,面对军队的训斥命令,居然优哉游哉的继续在江面上游走,而且还没有半点儿回应的声息。

画舫向上游逆行,两岸游骑紧紧跟着它。

江面宽不过两三里,有军中箭技高超的拓脉境高手取出强弓,瞅准了画舫尾部几个操弄船只的魁梧大汉,一支支破甲箭带着尖锐的啸声,直奔那几个大汉射了过去。

几个大汉镇定自若的操弄帆桨,箭矢射来,他们头也不抬的随手乱抓,一支支足以在两里外洞穿铁甲的箭矢,被他们轻轻松松的一手一支抓了下来,随手丢在了甲板上。

两岸游骑看得是目瞪口呆,下意识的勒住了缰绳。

那画舫的速度也离谱的越来越快,渐渐地加速到了堪比快马的程度,顺着江面向西北面逆行了一段距离,拐过了一个巨大的弯角,没入了青山之后,从两岸游骑的视线中消失了。

这件事情,被游骑汇报给了上级。

上级的校尉,又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了自己的上级。

负责统领这些游骑的东琦伯麾下大将,完全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区区一条民间画舫,能对东琦伯的大军造成任何危害么?

哪怕画舫上有三五个武道高手,面对数以百万计的精锐大军,区区武道高手,有什么用?

“大惊小怪,不知所谓。”这名大将将送上来的情报随手一丢,就去忙碌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去了。

东琦伯大军远征,军团规模庞大,无论是士兵还是坐骑,都是大肚皮,每天的后勤消耗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天文数字。而且到了邬州,距离东琦伯自家领地极其遥远,根本不可能从东琦伯领地调运足够的后勤物资。

东琦伯的命令就是——原地征粮!

走到哪里,吃到哪里。

依仗着手中的刀把子、枪杆子,东琦伯的大军所过之处,老百姓要将口粮交出来,官府要将官仓里的物资全部拿出来,地方上的士绅富豪等等,更要‘主动奉献’,出大力气劳军!

邬州是有名的鱼米之乡,肥得很,肥得很!

包围邬州城的主战正军是不能轻易离开营地的,那么他们这些负责巡哨、侦察、绞杀敌人斥候的游骑,就成了征粮的主力。

这可是个肥差,肥得很,肥得很!

随便找几个地方上的土豪敲诈勒索一番,就是一笔巨额财富落入自家口袋。

相比之下,谁还有心情去搭理一条画舫?

“不过,让那群见过那条画舫的小崽子,跟着一起去征粮。”游骑统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如果征粮的时候,见到了那条画舫,找到了它的主家,就以袭击大军,图谋不轨的罪名,让他们多吐些东西出来。”

已经被当做了敲诈由头的画舫,已经逆风逆水的行出了百多里地。

那些青年男女行出了船舱,朝着两岸地势打量着。

最年长的青年突然鼓掌欢笑:“这里不多,两岸隆起,山势绵延数百里,是个蓄水的好地方。”

说完,他手一指,在江面上急速行驶的画舫骤然一滞,没有经过任何减速过程,直接停在了江面上。

他伸手进袖子,掏出了一叠淡青色,一尺多长,三寸多宽,上面绘满了各种奇异纹路的符纸,猛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口气吹在了这些符纸上。

‘哗啦啦’,数十张符纸腾空飞起,越是飞高,符纸就变得越大。

渐渐地,这些符纸变成了一片片长有数百丈、宽有近百丈的巨大的青色光幕,通体流光溢彩,巨大的符文在光幕中缓缓游走,散发出一股让人窒息的庞大压力。

青年双手轻轻一按,这些符纸所化的光幕就一片接一片的落了下来,‘铿锵’有声的直接落入了大江中,整整齐齐的排成一排,化为一座高有数百丈的光幕堤坝。

浩浩荡荡的江水骤然停止了流动。

光幕堤坝的西方,水面渐渐升起。

而光幕堤坝的东面,江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落了下去。

青年身边,一名妖娆的少女微笑:“怕是水不够,坑杀不了那城里城外的人。”

青年笑看着少女:“有劳师妹出手。”

妖娆少女点点头,从袖子里掏了掏,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小小法坛。她随手将法坛一丢,小法坛迎风一晃,‘滴溜溜’化为一个数尺宽的法坛落在了画舫船头甲板上。

少女走到了法坛前,掏出三张符纸,手指一晃,符纸点燃,化为三道火光冲上了天空。

她又轻描淡写的,在法坛上抓起三块令牌轻轻一敲,然后拿起了一面有风雨雷电诸般纹路的三角令旗,朝着天空轻轻一挥。

“风!”

少女轻喝。

一道寒风平地而起,风从西北方向呼啸着吹来,顿时大江两岸的山峰上,无数大小树木被吹得摇摇摆摆,一些野草被吹得连根拔起。

呼啸的风吹过江面,江面上就掀起了数丈高的浪头。

“云!”

少女又大喝了一声。

原本清朗的天空,四面八方都有厚重的浓云翻滚卷来。浓云密密叠叠的堆积在一起,方圆百里内,天色瞬间暗了下来,风吹动乌云,乌云相互摩擦,顿时大片雷光在乌云中若隐若现。

“雨!”

少女用力挥动了一下令旗。

乌云中,无数条雷光‘轰隆隆’爆炸开来,电光火屑凌空乱打,更有一道道雷霆落在了两岸山峰上,炸得山崩地裂,无数树木被烈火引燃,在风中烧得和火把一般。

随之,一场离谱的倾盆大雨呼啸落下。

这雨,太离谱。

雨滴居然都有拳头大小。

漫天大雨,就好像天河崩溃了堤坝,天河水直接往大地冲了过来。

大风,大雨,光幕堤坝西面,江水一重重的向上涨。

大雨覆盖之地,一条条小河小溪,极短时间内就从清澈变成浑浊,水面急速膨胀数倍,昏黄色的河水溪水犹如发癫的毒蛇,狠狠的没入了大江中。

大江的水面,以离谱的速度向上涨。

一丈,两丈,三丈……

又有一名青年笑着出手:“大师兄这堤坝固然是好,两岸的地势,还略矮了一些……啧,说不得,也要出点血本了。”

青年笑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副骨板。

黑黄色的骨板上,铭刻了一座座山峰纹样,青年抓起骨板,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了这一套七十二张骨板上,然后朝着两岸随意丢了过去。

大江两岸,那些原本温婉清秀的山峰,原本最多不过百丈高的山峰,就好像春夜里的竹笋,‘咔嚓咔嚓’的不断升高。

伴随着隐隐地动、雷鸣,这些山峰在一刻钟内,长高了数百丈,就好像两排绵延数百里的屏风,将大江夹在了中间。

江水的高度,越发飙涨,江面上的浪头,在狂风吹拂下,从数丈高变成了十几丈。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嘉佑嬉事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