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88章 缘故

作品:我能看到修仙机缘|作者:贵族弯刀|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1-11-26 13:30:42|字数:4153字

九桃小说 老域名(9txs.com)被墙,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9txs.org)

仇九淡淡一笑。

一拍储物袋,右手出现了一根黝黑的尖刺状物品,那尖刺长七寸,尖端异常的尖细锋锐。

仇九淡淡地笑道:“张虎兄小心了,这是一根三级妖兽,黑铁玄虎尾部的尖刺,锋锐异常,专破护体符篆。”

张虎没来由的一惊。

黑铁玄虎作为三级妖兽,其攻击力除了爪牙外,最令人恐惧的就是其尾巴,那尾巴不但可以开山裂石,威能极强,而且末端的尖刺可以随着甩动飞出,专破护体罡气,令人防不胜防,也不知仇九在何处得来此物。

仇九说罢,身形一个模糊扑向张虎。

张虎凝聚心神,举刀在身前连劈十余道纵横交错的刀光,将自己身前互的风雨不透。

这时,眼看扑到自己面前的仇九身形忽然一个闪烁,凭空消失不见。

张虎猛然一惊。

仇九身形鬼魅般,好似凭空挪移一般,在消失的刹那,便出现在了张虎身后,并且几乎距离其后背不到一尺的距离。

冰冷的杀气自身后袭来,张虎惊叫一声,身体往前冲出,但感知里,仇九依然紧贴在他身后一尺的距离。

张虎顿时感觉头皮发麻,立即转身挥刀,飞跳腾挪,但眼前哪有仇九的影子,无论他怎么折腾,仇九依然鬼魅般“贴在”他后背一尺之处。

所有散修见状,无不惊骇失色。

这是什么速度?仇九的实力竟然这么夸张吗?

不远处观战的江寒见状,心道果然,果然这仇九已经服用了紫血果,因此敏捷才会如此的变态。

自己当时与方玉堂对决,自己可是使用灵符化阵之法,将三张中品敏捷符篆的威能硬生生提升到了七级的威能,因此才有一战之力。

而这张虎,仅凭五级初阶的敏捷,在仇九眼里,就如同一个小孩。

张虎见状,知道事情已不可为,大叫道:“仇兄请罢手,在下认输……。”

这时,嗤的一声,一道末端极细,极其锋锐的尖刺,自张虎的后颈刺入,咽喉部穿出。

张虎轰的一声倒地,死不瞑目。

仇九此时已经鬼魅般的回到原点,看着自己手中的那支带血的尖刺,淡淡地说道:“我说一招就一招!”

这时,所有散修眼眸中都浮现出一抹惊恐之色。

段天涯哈哈一笑,说道:“仇兄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在下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

仇九道:“在下这点微末伎俩,恐怕还入不了段兄的法眼!”

段天涯道:“仇兄太过谦虚了!”

仇九冷冷地看着那一百位散修,说道:“谁还想当代表,请尽管放马过来,依旧是一招之约,在下如数奉陪!”

众散修见仇九竟然如此威势,不由得面面相觑,这回没有一人再敢上前挑战。

仇九冷冷地道:“如果玩不起,只想浑水摸鱼,我劝诸位还是退去,坐壁上观的好!我给诸位十息时间,十息之内,诸位如果还站在原地,那么,将是我等的敌人,我等必与诸位殊死一战。”

说罢,仇九开始数数,声音冰冷而坚定:“十,九,八……。”

这时,段无涯一挥手,身后百余结盟成员,整齐划一的往前连走三步,纷纷取出各种符篆,向着剩余的那百余名散修摆出进攻架势。

众散修哗啦啦后退几步,有人长叹一声,即刻退走,有了带头之人,双方实力又相差太大,众散修知道事已不可为,霎时间走的一干二净。

段无涯再一挥手,身后众人收起符篆。

仇九向着所有“作壁上观”的散修抱拳说道:“多谢诸位成全,仇某感激不尽!”

众散修见仇九如此给面子,许多人都抱拳回应:“哪里哪里,仇兄本来就是我等散修的领军人物。”

江寒见仇九竟然还如此的通晓世事,心道,这仇九绝对有成为枭雄的潜质。

仇九哈哈一笑,回头望着段无涯说道:“段兄请!”段无涯爽朗一笑:“仇兄请!”

两人带着百人的队伍,畅通无阻的走到聂蝉衣布置大阵之前。

聂蝉衣此女此时就站在大阵之内,依旧是一番温婉可人的模样,但是,面对这么多虎视眈眈而来的修士队伍。

聂蝉衣此女垂着头,一副不敢直视的娇弱模样。

段无涯见状,对着聂蝉衣隔着大阵躬身行了一礼,说道:“在下等绝无冒犯姑娘之意,但是仙霞宗定下的规则却是已蛇幽草的多寡来决定弟子人选,在下等不才,对仙霞宗向往已久,乞求姑娘放开大阵,吾等取了蛇幽草之后便会离开,绝不敢冒犯姑娘分毫!”

聂婵衣踌躇片刻,抬起头,声音软柔地说道:“诸位还是破阵吧!破了阵,这些蛇幽草都是诸位的!”

段无涯奇怪地道:“姑娘应当知道,我等此来,定然有破阵的把握,姑娘为何不成人之美呢?反正这些蛇幽草对姑娘你也无用!”

聂蝉衣不为所动,说道:“段公子不必多言,还是破阵吧!”

段无涯说道:“既然如此,请恕在下等得罪了!”

所有人此时都对聂蝉衣的举动摸不着头脑,其实众人一开始都被这聂蝉衣的举动给弄迷糊了,不知道是这姑娘脑袋有问题,还是这姑娘确实另有目的。

但是不论如何,谜底恐怕很快就快揭开了。

段无涯转身对着人群中,戴着面具的黄衣人拱手道:“黄衣兄,有劳了!”

众人见状纷纷让开一条通道。

戴面具的黄衣人走上前来,一拍储物袋,手中赫然多了数枚金色羽毛模样的阵旗以及一副罗盘。

聂蝉衣见状,瞬间脸色大变,噔噔噔的退了几步,眼睛直直的盯着黄衣人。

看到聂婵衣的反应,众人纷纷向着黄衣人望去,段天涯与仇九对视一眼,两人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黄衣人对着段无涯与仇九说道:“劳烦诸位开始攻击法阵!”

段无涯一挥手,身后,数十名修士纷纷向着聂蝉衣的法阵扔出符篆。

一时间,轰隆隆,各色符篆皆都砸在聂蝉衣的法阵之上,那法阵光芒流转,浑然如一,那些攻击收到,竟然撼不动那法阵分毫。

法阵之外的黄衣人,默不作声的盯着罗盘之上的指针,任凭那些攻击力源源不断的攻击着聂蝉衣的法阵。

忽然,黄衣人手中一枚金色的羽毛型阵旗打出,那阵旗嗤的一声钉在聂蝉衣法阵光罩的某一处。

那法阵被钉之处的光芒忽然间一阵暗淡,接着,那黄衣人嗤嗤嗤竟然一连又射出三枚阵旗。

轰的一声,一道玄之又玄的力量自法阵上荡漾开去,聂蝉衣的防御法阵之上的一个位置顿时光芒变得暗淡起来。

那黄衣人一翻手,又是三枚阵旗在手。

这刹那,法阵内的聂蝉衣取出阵盘,右手捏了一个法印打入阵盘之中。

这时,聂婵衣的法阵忽然光芒大盛,嗖嗖嗖,无数金色的羽毛自法阵各处升起,化作一条长龙向着黄衣人当头罩去。

黄衣人身体之上立即波光流转,一件水属性的符衣凭空浮现,罩在其身体之上。

轰轰轰!

密密麻麻的金色羽毛皆尽撞击在那件水属性的符衣之上,那件水属性符衣好似颇为不凡,被攻击时竟然浮现出众多金色的符纹。那金色符纹好似威能颇大,金光闪烁之下,聂蝉衣那攻击而至的羽毛尽数湮灭,竟然伤不了那符衣分毫。

此时,黄衣人手中的三枚阵旗再度出手。

聂蝉衣的法阵之上,一片区域顿时光芒暗淡。

段无涯等人大喜,纷纷向着那一处位置攻去。

那一处位置受到攻击后,立即发出咔咔的轻响声,并且已有裂痕出现。

眼看此阵就要被攻破。

段无涯立即向着众人做了一个禁停的手势。

此时,所有参与进攻之人都脸色难看。

因为大阵之内,聂蝉衣竟然取出了一张中品烈焰符篆,那符篆之上的符纹已经亮起,可以说,并且聂蝉衣目光所望的方向,正是那一片浓密生长的蛇幽草。

此女的用意很明显,只要对方继续攻击她的法阵,她就烧了这一片蛇幽草。

众人立即停止了攻击。

段无涯脸色难看:“姑娘,莫要开这样的玩笑!”

聂蝉衣道:“诸位可知我为何要在此摆阵,可知我为何要参加此次大比!”

段无涯等人一愣。

这时,围观的众散修也是一片哗然。

聂蝉衣指着黄衣人道:“我就是为了他!”

众人皆是一怔。

段无涯等人忍不住地瞧向黄衣人,因为这黄衣人与他们接触之后,一直躲躲闪闪,更是不已真面目示人,他们本就对黄衣人的身份生疑,没想到这黄衣人竟然与聂蝉衣有过节。

聂蝉衣继续说道:“一年前,我兄长被人约出,而后身死在苍云山,但是我兄长随身携带的两卷我聂家独门家传的金羽法阵秘本却不翼而飞,这一年来,我一直在寻找杀死我兄长的凶手。”

段无涯说道:“杀人夺宝这种事不是很常见吗?难道姑娘你仅凭黄衣兄使出了你们聂家的破阵手法,就能断言黄衣兄是杀你兄长的凶手,他就不能是自凶手处购买的吗?”

聂婵衣说道:“我兄长之所以会带两卷秘本出门,是因为有人打算用第三本秘本来换取我兄长的前两卷秘本,而我聂家的三本秘本,前两卷主守,即使攻击也只是一些护阵的微弱手段。后一本主攻,却有杀伐之技。”

聂蝉衣继续道:“但是,没有前两本是无法学习第三本的,同样,没有第三本,我们也没法学习攻击型法阵,并且百年前我聂家罹难之时,此两篇秘本分属我聂家两支嫡系保管,我兄长也是明白此中渊源,因此才会同意交换,诸位试想,此人如此的耗费心机杀了我兄长,抢夺到两卷秘本,为何要卖出?”

众人这时总算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了,有人不禁唏嘘不已,因为聂氏兄妹在商河城相依为命,这聂蝉衣煞费心机为她兄长报仇就不足为奇了。

聂蝉衣说道:“除此之外,我兄长在垂死之际,曾用传音符篆给我传音,描述过此人有一件特殊的柔水衣,此柔水衣受到攻击时,会浮现出金色秘纹。”

众人这才恍然,怪不得这聂蝉衣刚才使用法阵攻击此人,原来竟然是为了试探此人是否身具此特殊的符衣,此女心性之细腻,可见一斑。

聂蝉衣直直的盯着黄衣人道:“诸位,阵法秘本可以卖,难道护体符衣也一并卖了吗?”

这时,那黄衣人哈哈大笑道:“聂姑娘,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无论是那秘本还是这件符衣都是我买来的,杀令兄之人,另有其人,如果聂姑娘想知道,此事过后,我可以告诉聂姑娘一些关于那人的特征,还请聂姑娘不要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阻饶了此次仙霞宗挑选弟子的大事!”

远处的江寒幽幽的叹息一声,因为他早已通过系统得知,此人名叫聂天纶,应该就是聂蝉衣口中的聂家分支后人,因此,此人九成九是杀聂晴空之人。

只不过,这聂婵衣仅凭这点证据,是不能直接给此人扣上杀聂晴空的罪名的。

这时,只听聂蝉衣对着段无涯说道:“段公子,是非曲直,恐怕段公子已心知肚明,只要段公子为我杀了此人,这些蛇幽草我双手奉上,若不然,谁也别想得到这些蛇幽草!”

段无涯苦笑道:“好让姑娘知道,我们来时已经定了三日血誓丹盟约,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向着黄衣兄出手的!”

聂蝉衣一听,顿时脸色惨白。

段无涯说道:“聂姑娘,蛇幽草关系到所有人的利益,聂姑娘如果一意孤行,毁了这些蛇幽草,将至仙霞宗脸面与何地?并且,也得罪了我们所有人。相反,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之后,相信姑娘总会找到为令兄报仇的机会!”

“哎呦!这么多人欺负一位小姑娘,你们害不害臊啊!”

这时,一道粗狂的女声传来。

众人转头望去,但见一位体型庞大,身高两米的的女子扛着两柄巨斧,大踏步而来。

却是朱三小姐到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能看到修仙机缘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