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239章 溪水

作品:当系统泛滥成灾|作者:木羽澜风|分类:科幻未来|更新:2021-02-24 18:47:13|字数:3026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当系统泛滥成灾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

现在时间,还是只是下午四点钟而已。

域外荒境和九州的时令相差太多,来到这里就不能用正常的方法来看待,万一这里的天黑时间有十天半个月呢?

他们无法动用弃权符和求助符,方才跑了半天,也没有跑出这片枯萎林,情况够糟糕了。

项北飞现在最担心的是,这里可不仅仅是有树人存在,还有那些诡异的遗貌鬼须。当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些遗貌鬼须迟早会追过来。

树人忌惮这座山,不敢上来,但要是遗貌鬼须不害怕这座山呢?

他们都还不能确定这些事情,一切都只是在摸索当中。

“对了,你对树人和枯萎林有什么印象吗?”项北飞问道。

程心安摇了摇头:“我来这里之前,也准备得很充分,把这片区域最有可能出现的荒兽都认真学习了一遍,但没有任何印象。”

项北飞自言自语道:“如此说来,树人和遗貌鬼须都不属于这片区域的荒兽了。”

“遗貌鬼须?这里有遗貌鬼须?”程心安诧异道。

项北飞疑惑道:“你也知道遗貌鬼须?”

“前不久才听过!九州联盟的荒兽资料库新记录的荒兽物种!我拜读了那篇文章,好像还是你们梁州大学的一位老师发表的论文!他在论文给它定名为遗貌鬼须!据说那是一种非常难缠的荒兽,会寄生在死人的尸体,并保持那个人死前的容貌!”

程心安面色严肃地说道。

他是个负责任的SSR,至少在带队的时候,有认真准备过域外荒境的相关知识。叶长风的论文才在九州联盟的学术资料库更新不久,程心安就去拜读了。

“话说回来,这个名字还不错,好像说是你们梁大的一个学生取的,遗貌鬼须仔细一思考,大概就知道它什么能力了。”程心安又道。

项北飞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这个名字好像是他随口提的。

程心安继续说道:“可是那篇论文里说,这种荒兽并不在侯域,而是在绥域或者要域那种地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就遇到了。”项北飞说道,“而且就在这片树林里,青州大学的团队就是被遗貌鬼须给冲散的,我们刚才还交手了。”

项北飞看了眼唐河。

唐河脸色一白,默默地叹了口气。

程心安脸色微微一变:“你们打过它了?”

“是它们。”龙国承在旁边纠正道,“这里可不止一个遗貌鬼须。”

“它们?”

程心安看上去不淡定了:“这种荒兽出现在这里,联盟怎么那边怎么都没有动静?他们不应该忽视这些!”

目前空间都被封锁了,无法离开这里,这明显就是超出精英大学比试的界限了,也就是说出现了重大事故。联盟那么多高手,外加九所精英学校的教授都在,他们不应该反应这么慢。

“如果说,这次的事情,荒兽是有备而来的呢?”

项北飞一开始他也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试罢了,不会有太多奇怪的东西,但自从遇见了遗貌鬼须之后,一切就变得不对劲了。

遗貌鬼须很明显是有智慧的荒兽,它们不应该不知道联盟和精英学校那些高手的厉害,要是正面交锋,以骆老为首的那些教授,会直接把这些遗貌鬼须尽数斩杀殆尽。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联盟那些人,竟然行动会这么缓慢!甚至没有一个裁判前来阻止这件事。

这是不符合常理的!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些遗貌鬼须,在知道这里要举行精英比试后,提前布下了陷阱。

这些陷阱就是这片枯萎林!

青州大学应该是最早遇见遗貌鬼须的人,但是按照唐河所说,那个细腰女并没有马上对他们动手,而是给他们指引了一条路,把他们引到了枯萎林来。

很大可能就是担心在外面对他们动手,会惊扰到那些裁判,所以等大家都进入到枯萎林之后再动手。

枯萎林到目前来看,是非常诡异的一种地区,能够屏蔽联盟那些人的探查。

那么,遗貌鬼须的目的是什么?

只是单纯为了杀死他们吗?

……

项北飞脑海里一大堆疑问。

但他没有办法多想,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山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咕噜作响,就好像什么东西在扑腾着,这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听不出具体的位置。

“有声音。”

项北飞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他沿着悬崖壁往树林里走了几步,发现声音是从山崖的树林里传来的。那片树林在风中摇曳着,沙沙作响。

“你们都还好吧?”项北飞转身问道。

“差不多了,他们伤势都稳住了。”奚可瑶说道。

“那我们去搜查一下这座山,这次要小心。”

项北飞做出了决定。

目前不知道多久才会天亮,树人虽然不敢进来,但也意味着他们几个被困在了这座山,他们必须确定这座山里有什么,看能不能找到山的玄机,然后想办法离开这片枯萎林。

大家也立马起身,简单地处理了一下痕迹,每个人都重新打起精神来。在这种地方,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项北飞示意了下程心安,说道:“你和马子骞一起殿后。”

“好。”

程心安走在队伍的最后面,项北飞则是在前面开路,马子骞和程心安走在一起。虽然程心安是开脉期的觉醒者,但他的能力对树人是无效的。眼下即便树人上不来,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让马子骞和他一起,有个照应。

树林里很阴暗,因为白天进来,一路走来看惯了枯萎的树木,现在看见返青的植被反而显得不太自在了。有刚才的遭遇,大家现在看见绿树就有点阴影。

每走过一棵树,都要仔细地留意一下,不过在经过的时候,那些植物被他们踩枯萎了,反而让他们心里安心了不少。

至少枯死的树木才没有威胁。

“这座山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白天和黑夜居然完全不一样。”

龙国承转头看着身后的草地,他们经过时,树木枯萎了,但是在远去后,树木又返青了。

“能让那些树人忌惮的地方,肯定没那么容易。”李子牧说道。

项北飞带着大家继续往前走,很快他们就在树林里看见了一汪清流在树林间汩汩流动,叮咚作响。

溪流不大,也就一米多宽,看上去清澈见底,四周还长着旺盛的水草,从山顶一直流向了山下——

但很快,他们忽然发现哪里不太对!

这条溪流似乎不是从上往下流的,而是从山下往山顶流的!

溪流是逆流而上!

项北飞站在溪流边,看着溪流的流向,他捡起一片叶子,往溪水里丢去,叶子果然被冲到上游去。

“这个溪流有点奇怪。”

其他人也是觉得颇为惊讶,不过他们一路走来见过太多异常,所以反常的,都已经算正常了。

“溪流从下面流上来,那上面肯定有一个汇流口,要不要去看下?”李子牧问道。

他们目前还只是在山的半山腰,并非是在山顶。

“去看看。”项北飞点头。

如果是往下流的溪流,他们也许不会太在意,但是往山顶上的溪流,说明上面肯定有什么东西在。

也许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这座山会这么奇怪。

他们一行人开始沿着溪流往山顶走去,这里并没有明显的路径,全是各种横生的杂草,纠结成一团,但这也不碍事,因为他们靠近杂草就倒下枯死了,比百草枯还灵验。

这山上本没有路,他们一靠近,也就变成了路。

树林间只有他们踩着枯叶的脚步声,伴着溪流潺动,格外清晰。大家都没有出声,仔细辨别四周的动静,时不时看一下龙国承的蜡烛来补充一下自己的视力。

很快他们就发现溪流并非只有一条,在前面的交叉口处还有其他溪流汇合了过来,然后继续往山上流去,一路走来,他们已经遇见了三条了。

这样看来山下很多地方的水都往山顶流去,也不知道山顶到底有什么,这让人更加好奇。

大概十分钟后,项北飞忽然感知到了什么,示意大家停了下来。

“怎么了?”龙国承问道。

项北飞紧紧地盯着前面的那片树林,这里的树林被一道无形的波动给隔开了,这里有熟悉的空间波动。

很快项北飞忽然明白这里的波动是什么了!

“小心!”项北飞眉头微微一皱。

而这个时候,前面的黑暗里也出现了一道疾光,朝他们这边激射而来,项北飞一伸手,将那道疾光直接挡住。

“谁!”

黑暗里警惕地响起了一个声音。

项北飞看着眼前的那片波动。

这里的波动很熟悉,有人用系统能力守住了这片区域,一旦有人靠近就会发动警报,这种情况和项北飞他们每次在野外露宿的时候,布置的守护阵法很像。

咻!咻!

前面的树林里出现了一个人影,还伴随着灯照了过来。

“是你们?”

一个人惊疑不定地叫出声来。

项北飞目光微微一滞。

居然是朱心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