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72章、初上兵之城

作品:嫡女公敌:黑莲花她又甜又攻|作者:白非夜|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21-02-23 18:30:41|字数:2033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嫡女公敌:黑莲花她又甜又攻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

“真的有这么大的船啊!”

灵书扶好自己的下巴,说是城有点夸张,怎么说也是一个村子大吧。

霜飞晚面上笑容如海风微漾,眼里透着漫不经心道:“要是有几艘这样的船连在一起,说是一座城也不为过。”

虞德走过来道:“霜少主,你对兵之城有什么看法?”

“先生还记得岁殇这种病毒吗?”霜飞晚反过来问,虞德怔一下道:“自然是记得,它让您吃了不苦头……您是怀疑它跟兵之城有关?”

“药王谷虽盛名在外,但是没技术没设备,他们培育不出病毒。”

霜飞晚盯着大船中间的指控塔道:“原来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来到兵之城后我才明白,世上不只本少主父亲一个异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岁殇便出自兵之城。”

“病毒是比热武器更可怕的东西。”霜飞晚神色凝重,让看着就觉得此事的严重性。。

“比热武器还可怕。”虞德骤然色变,想想也明白她不在危言耸听,不然皇上也不会急着收缴岁殇除掉赵氏族。

霜飞晚点点头道:“在父亲那个世界称之为生化武器,那可是不费一兵一卒、不见滴血,就能毁灭全人类的东西。”

虞德咽了一下口水,显然被“毁灭全人类”这话给吓到。

“岁殇无色无味,生命力顽强,传播性极广。”霜飞晚神色沉如海道:“万一七国君王染上岁殇会是什么结果?”

“帝皇也得成为此人手中的傀儡。”虞德深吸一口气道:“此人城府之深真教人毛骨悚然,掌控了七位君王,就是把天下掌控在手上,到时他便可以为所欲为。”

霜飞晚看着大船跟书上描写相似的建筑风格,心里很震撼面上却波澜不惊。

竟然人家都大方地说她可以随意走走,跟虞德他们别过以后,就真的带着灵书四处走走、各处看看,不说七国最少跟异人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少主,兵之城从前一直躲在幕后,怎的忽然如此张扬,他是不是已经控制了七国君王?”灵书担忧地问。

霜飞晚没有马上回过,而是过一会儿才道:“先看看对方有什么目的吧。”

“他们的目的难道不是卖武器吗?”

“卖武器是其中一项,只怕他们还有别的目的,小心为上吧。”

望着满城裹在黑色斗篷里的人,霜飞晚捏着下巴道:“灵书,我们是不是应该入乡随俗也穿上一样的街头,在人群里才不会太过突显。”

“属下觉得这里应该跟异人居一样,到处都布满了千里眼,就算换了装束也会被发现。”

灵书没有主子乐观,从兵之城的规模来看,他们异人居多有不及,霜飞晚却不以为然,指着一处转角道:“千里眼再多也会有盲区,我们到那里去换。”

“少主……”灵书想提醒她东西都留在船上。

霜飞晚却抓住她的手臂往前面的路口冲,到了拐角处灵书眼前一黑,再次能视物时已经在房间里面。

灵书怔了几秒马上明白,是少主打开了虚空之门,惊讶多于惊喜道:“少主,方才就是空间的力量,属下真是大开眼界。”

当初容觅说时她还不以为然,真实体验到后才明白,这种力量有多么神奇强。

霜飞晚嗯一声道:“把斗篷找出来换上,我们不能消失太长时间,不然会引起兵之城的人注意,暂时不要让他们知道我掌握了空间的力量。”

“属下明白。”

两人迅速装扮好,再次来兵之城,混进众人的黑斗篷里面。

每个人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很难分辨出谁是谁,偏偏江逾白一下子就找到他们。

走地定数站在她身边小声道:“晚儿,你怎么突然换了一身打扮,我差点没认出你。”

“你现在不是认出来了,眼睛就够厉害的。”霜飞晚声线压得更低,毕竟她的声音也是一种特殊的标记。

江逾白凑近她耳边道:“我是闻出来的,你身上有一种特别干净的气息,别人身上没有这种干净,闻起来又很舒服的味道。”

霜飞晚从来没发现,自己身上会有这种味道。

因为她除了会在书房会点香,她是从来不会用香的,认为香味会暴露自己的行踪和身份。

既然遇上了,小声提醒道:“江少主,我怀疑岁殇就出自兵之城,你们一路上小心些,兵之城的城主可能跟父亲一样是异人,对方可没有父亲的菩萨心肠。”

“我会留意的,反正我不会离你太远。”江逾白猜到城主可能是个异人,但是从她口中的听到就更确认。

“此人躲到幕后这么长时间,忽然在这个节骨眼跳出来,幕后的人怕是要对你不利。”江逾白敛起笑容,他从前大大咧咧不代他傻,很清楚对方办热武器展的目的。

“本少主也不是欺负的,惹恼了直接把兵之城挪到虚空里。”霜飞晚根本不在乎热武器被人超越。

江逾白马上明了,对方能暂时超越她的技术,但她这个人永远无法超越:“我忽然很好奇这位城主,除了热武器外还有什么能跟你竞争?”

“谜底很快就揭晓,我们进去吧。”

霜飞晚随着人流,缓缓走进前面的船舱,或者说是展示厅也不为过。

七国一城的各大势力的代表齐聚一堂,从进入舱舱大门的一刻,嘴巴就没有合拢过,里面有太多新奇的东西。

跟众人的震惊、激动相比,霜飞晚显得无比冷静,看到灵书数次扶下巴,忍不住道:“淡定点,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这些东西异人居想做也能做出来。”

“少主……”灵书无奈道:“属下也不想,但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真是太丢人了!霜飞晚无奈地叹息,就听到一个极小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晚儿,我在二号厅看到一瓶东西,极可能就是岁殇。”

霜飞晚怔一下正要过去看时,忽然展厅的光线一暗。

展内的人还没来得及慌乱,就有一束光恰恰好落在展厅的正中间,众人的目光马上被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