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66章 被虎毒食儿父亲谋害的兄妹【18】

作品:快穿搞事我是专业的|作者:衣上白云多|分类:科幻空间|更新:2021-02-23 18:34:17|字数:2184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快穿搞事我是专业的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

跟凌蓁他们一起出来的师兄们都用了然而戏谑的眼神看着历瑞,显然这个画面已经不是他们头一次看到了。

面对饭盒姑娘殷切的目光,历瑞回以了不悦的眼神。

他伸手捞住被拨到一旁的凌蓁的手臂,把她拉回身边来,语气冷淡中带了点不耐烦:“不用了,我们已经在餐厅订了宵夜的位置。”

凌蓁马上感觉到了那饭盒女不善的目光。

虽然对方已经尽量表现得不着痕迹,但无奈凌蓁的感觉极其敏锐,她随着感觉扭头看去,就在对方没来得及收回视线之前精确地捕捉到了那道含有夹杂着审视和怨毒的目光。

目光交接,凌蓁十分明显地瑟缩了一下,随即往历瑞的身后躲去。

顺着凌蓁的动作和目光,历瑞看向了那饭盒女。虽然她的目光撞上凌蓁的后下意识慌乱了下,但已经很快调整了过来,这会对上历瑞的眼神适时地带了三分不解三分诧异还有四分委屈。

凌蓁在心里跟系统评价:【这是个演艺天才啊!这样浑然天成的演技进什么科技公司,应该去演艺圈发展啊!】

【也许她的梦想是嫁入豪门呢?】系统毒舌道,【做演员哪有守在一栋写字楼里遇到总裁的机会多?】

【不是我妄自菲薄哈,历瑞目前名下的资产折现后总值还没有超过十亿,这条件离豪门有点距离的吧?】否则她岂不是差不多个个时空都是豪门霸总?【而且如果我没记错,历瑞这公司的注册资金好像只有一千万。】

如果按照协议来,历瑞名下本应分到的价值九亿多的资产,组成分别为:集团公司的股份是大头,约占七成,不动产占两成,现金一成差不多有一亿。

作为一个商人,现金流是十分重要的,用于周转的资金贸然少掉四分之一,就算历海东在此之前是有应对时间、可以逐步抽出资金的,但是由此也难免会造成让人惋惜的收益上的损失。

譬如有一个前景很好的项目,如果投入四亿能够净赚八千万,但是如果只能投三亿,那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收益生生减少了两千万。

因此历海东深思熟虑后还是提出了折衷方案,通过知会律师,再经过历瑞本人的同意,将本来应该分给历瑞的近亿现金改成了现金一千一百多万,剩下的按市价用本应属于他的不动产的当中一部分来抵算。

钱到手之后,历瑞就直接取了个整数,往公司里投了一千万。

换句话说,历瑞手里只剩下一百来万,不管是从小养成的习惯还是现实原因,他都不可能大手大脚。

因此,厚着脸皮也要使劲往他身旁凑的女性,多半概率不会是偶然间觉得他是一条大鱼,也不会仅仅了解到历瑞科技公司的注册资金后就一头撞过来——这年头,一套好地段大些的房子都值这个价了,而是处心积虑早就查清楚历瑞底细后的行为。

当然啦,历瑞这种眼神带点忧郁的英俊长相,还是很吸引女生的,也不排除有单纯只是喜欢他这个人的。

但至少眼前的这个饭盒女不是这一种。凌蓁阅人无数,一眼就能分辨饭盒女看历瑞的眼神并不是纯粹的仰慕而是眼底带了掩饰不住的算计和贪婪。

【生物眼界的扩展,都会经历一个不断从近到远的过程,但不是每一个生物的起点都一样的。譬如蓁蓁你,起点跟别人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系统深沉而沧桑地道,【人类不是有句话吗?‘除却巫山不是云’,你曾经手握过千亿万亿,对于只有个位数的‘亿’的评级自然跟经手过的最大数目可能是上万块的学费或是数千元薪水的社会新鲜人不一样。】

它想起了自己充当投资操作手时,蓁蓁抽它的本金时一点也不手软的情景。

一开始是一百万一百万地抽,之后是一千万一千万地来,更之后干脆随手一拿就是一亿,语气那个轻描淡写:“钱赚了不就是用来花的吗,花了再赚就是了。”

在对待钱财的态度上,有时候它都觉得它一个只需要能源的智能生命跟蓁蓁这个需要依靠物质存活的智慧生物全然对调了。

当然,只是有时候而已。喜欢屯东西这一点,已经充分证明了蓁蓁是个不忘出处的纯种智慧生物。

凌蓁听了系统的话后只抓住了一个重点:【你的意思是,这个饭盒女不是谢玉婉和历海东派来的?】

系统并没有给予正面的肯定,只道:【我有监控谢玉婉和历海东的通讯工具,暂时没发现有异动。但也不能排除他们选择的是面对面交流。】

那就是还是存在可能的了。

凌蓁被历瑞拉进电梯,转身站好时又顺便看了紧跟着进来的饭盒女一眼。

饭盒女趁着历瑞没注意,对凌蓁小幅度地翻了个白眼。

凌蓁:如果真是对历瑞的真实身家有所了解的,那说明她准备功夫还是做得不够充分,哪有还没成功追到心上人呢,就对心上人的妹妹眼不眼、鼻不鼻的?

唯一的解释似乎只有这饭盒女不知道她是谁。

但是,如果连她的存在都不清楚,那是不是又从侧面证明了她可能不是谢玉婉的人呢?

算了。凌蓁眼神平静地与饭盒女对视,心道,管她是不是被派来的呢,看历瑞的意思是也不喜饭盒女的行为,那她就给上眼药上得理直气壮了。

想着,她又往历瑞的身后缩了缩。

历瑞虽然和他的那些师兄一样,都是直男思维,而且刚刚离开公司,其实满脑子转的还是那些数据和参数资料之类的,但是因为有个相依为命的妹妹,每次在遇到跟妹妹相关的事情时,心思会比平常细腻几分。

这会他见凌蓁一再表现得似乎在怕什么似的,他审视的目光很快就定在了饭盒女的身上。

不是那种面对熟人朋友时的温和,也不是那种面对不熟的生人时的平淡,而是面对不喜之人时略微带了点凌厉的意味。

意识到历瑞在看自己,饭盒女心里泛起的那抹暗喜在目光跟他对视上时,瞬间烟消云散。

“没事。”历瑞轻拍凌蓁的发顶安抚,心里却在想着妹妹这是以前一直被困在家里见人太少,导致见到些个释放的不是善意的人就打怯,这可不行。

他决定日后要多些带着她见识世面。

而且……他又扫了饭盒女一眼,她居然对他妹妹心怀不善,果然他的第一感觉没错,不理会她才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