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7章 XY报社

作品:符文科技帝国|作者:孤独世纪末|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0-11-29 16:08:35|字数:3016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符文科技帝国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

店家将照片举高高,表情严肃的问道:“小孩,你这照片从哪来的?谁让你来洗的?你可别帮着别人干坏事啊!”

“你管得还怪多!照片是我小爹拍的,里面那是我爸妈!他们每天做卤菜多辛苦啊!我让我小爹给他们拍几张照片碍着你什么事儿了?”林峰气势汹汹的叫到。

“是吗?”店家将信将疑的将照片递给了林峰,他仍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你家开的什么卤菜店?怎么能用那种东西?”

“用什么东西了?”林峰好奇的问到。

店家欲言又止,敢用这种东西的都是狠人,他小本经营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没有回答林峰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你家卤菜店叫什么名字?”

“张胖子卤菜店!整个团山镇上就我家的卤菜最好吃!”林峰一脸骄傲的说到。

这不废话嘛!你他娘的连鸦果都用上了,能不好吃吗?

店家心里暗骂了句丧尽天良,挥了挥手将林峰赶走,显得十分晦气。

林峰哼了一声,要回胶卷后便施施然的离开了。

他猜得果然没错,那个“果子”果然有问题,而店家显然认了出来,只是避而不谈。林峰自然不会傻乎乎的追着去问,想打听果子是什么东西,办法多的很。

林峰找了个隐蔽角落,激发了【秘镜之眼】,透明的天眼浮现在半空中,林峰控制其飞往照相馆,监视起了店家的一举一动。

“你知道刚才那小孩来洗的是什么照片吗?”店家跟自家婆娘聊了起来。

“什么照片?我看你们还吵了起来。”

“嘿!是他爹妈制作卤菜的照片!”

“那不挺正常的吗?”

“正常什么啊!他家那厨房脏乱差就不说了,他爹妈还往卤料里装鸦果!还兑了好多色素!”

“什么?哪家挨千刀的居然往卤菜里丢鸦果?”

“叫什么张胖子卤菜店,团山镇上的。”

“我听人说过,据说那家店的卤菜特别好吃,高新区很多餐馆还大老远的跑去预订呢!”

“你没买过吧?”

“买过……”

“你这婆娘,是要毒死我吗?”

“谁说买给你吃了……”

林峰撤销了天眼,他所需要的信息已经掌握了,没必要听那两口子打情骂俏。

林峰将绑在胳膊上的度仪用袖子盖好,走出角落找人打听图书馆。

整个XY市只有一个图书馆,在X城,高新区位于郊区,刚开发不久,并没有建设图书馆,不过书店倒是有一家,林峰一路寻了过去,在书店里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有关于鸦果的介绍。

那店家有些不高兴了,他是卖书的,又不是图书馆,小孩子翻来翻去的,万一把新书弄烂了,赔不赔都得跟对方家长扯皮半天,纯属浪费口水。

“小孩,不买别乱翻!这不是你来玩的地方!出去玩去!出去玩去!”店家驱赶到。

“我想买本关于鸦果的书。”林峰也不想再找了,直截了当的问起了店家。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这可是正规书店!怎么可能有鸦果的书!”店家很生气,当即对林峰呵斥道,“你这小孩,小小年龄不学好,看什么Du品书,你想干什么?长大了去贩Du吗?”

林峰得到了想要的信息,转身离开了书店,他见多识广,一听是Du品,就猜到鸦果是干什么的了,八成具有成瘾性,让人吃了还想吃,这种阴损招在瓦罗兰大陆屡见不鲜,尤其是在混乱城邦祖安,几乎每家酒馆都会提供这种食物和酒。

但是在任何一个守序城邦,成瘾性调料都不允许在食品中添加或售卖,虽然对现在这个世界没有进行过深入了解,但观察小镇上平民的日常生活,就能看出,他所处的阵营,绝对是一个守序阵营,那么张胖子他们这种行为,就是违法的。

“本来只想打击下你家生意,没想到你自己作死,那可怪不得本大师了!”林峰嘿然冷笑。

区政府这边,白天人多眼杂,不适合投递举报信,林峰看了看日头,决定先去找报社,他找了几个老头,问清了XY报社的位置,确定是坐7路转1路到X城,这才启程上了公交。

到鼓楼广场下车后,林峰又一路打听,摸到了XY报社的门口,他买了两个饼子,就蹲在报社门口吃了起来,现在不到2点,报社还没上班,林峰并不着急,他有足够的耐心。

一直等到2点半,林峰才找了个隐蔽角落激发【秘镜之眼】,利用天眼的侦查,摸清了报社的组织结构。

……

徐蕾是XY报社的实习生,她来报社已经一年了,眼看实习期就要结束,转正申请却迟迟未批,徐蕾心中不禁焦急起来。96年政府出台了一个不包分配大专以上毕业生择业暂行办法,正式宣告大学生“包当干部”的就业制度退出历史舞台,作为96级的新闻专业学生,徐蕾十分倒霉的赶上了“毕业即失业”的初潮,面临着自主择业的压力。

托人情、找关系,好不容易进入家乡报社实习,这一年来,徐蕾却没做出亮眼的成绩——接了一年的热线电话,能做出成绩才见鬼了!

她也尝试过去找领导,送了一些土特产,但人家除了鼓励她好好干,劝诫她年轻人要耐得住寂寞以外,并没有给予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徐蕾只能绝望的等待实习期结束,然后卷铺盖回家。

1999年8月30日,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徐蕾按部就班的接听着热线电话,记录热心市民举报的哪里的西瓜地被人踩坏了,哪家的母鸡被人抱走了,能碰上哪里打个架那都是大新闻了。

“叮铃铃~”

热线电话再次响起,徐蕾接听电话,很礼貌的问道:“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喂,你好!”

“您好!”

“你恁有杂音,额有点听不亲楚!那个,有个车杠才……是才买的车,杠才在那个马路边,地大梁,蹭到牙子上撞了个坑!”

“您好,您是说有地方发生了车祸是吗?”

“Dei!Dei!Dei!”

“什么时候的事?”

“杠杠时间,就杠杠。”

“在什么地方呢?”

“香港!香港!”

“请问是在XY市吗?”

“香港!在香港!”

“您说的是香港吗?请问是在HB省XY市内吗?”

“是滴是滴,在香港!”

“在XY市的哪条路?”

“在肖湾区,航天路,XY钢铁厂门口呢。”

“哦!是在襄钢啊!”

“是滴是滴,我一直给你说在香港!香港!”

“那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刚有人不小心挂底下道牙子上去了,那个低保险……低杠……地大梁……大,大梁……大架子,挂道牙子上去了,多大个坑。”

“先生您好,是有人在行驶中撞到路边的鸭子了吗?请问有人员受伤吗?”

“木有木有,就是怼上道牙子了。”

“谁家的鸭子,请问鸭子主人要求司机赔偿了吗?双方有发生冲突吗?”

“木有主人,就是道牙子,道牙子嘛,它咋个要求赔偿嘛?”

“被压死的鸭子主人,不要求司机赔偿是吗?您是想报道好人好事是吗?那您认识鸭子的主人吗?”

“哎呀你这妮儿,我不说了嘛,木有主人木有主人,就是道牙子嘛!你们过来看一哈不就知道了嘛!”

“好的,我已经帮您记下了,如果有价值的话,记者团会去XY钢铁厂查证的,如果这起好人好事被报道了,根据您所提供的线索价值,我们会给予您一些奖励,请您留个联系方式。”

“什么好人好事,差点创始人了,还好人好事,你这妮儿怎么颠倒是非呢!还要我联系方式,你们是不是还要打击报复啊?嘟嘟嘟……”

徐蕾一脸懵逼的挂了电话,她是本地人,普通方言也能听懂,但对方说的方言实在太高级,她感觉自己真的尽力了……到底是谁家的鸭子,那么多事?

“小蕾,下班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一道饱含情意的声音传来。

徐蕾回过神来,看向声音的主人,一个梳着偏分的四眼仔,个子不高,自信不小,整天咋咋呼呼的炫耀自己家庭,有个做副总编的姐夫很牛吗?

好吧,是挺牛的……

两人同一年实习,自己名牌大学本科生,专业对口,谢勇只是专科,还学的旅游管理,结果人家一来就进了编辑部,自己却只能接听热线。据说谢勇的转正申请已经批复了,只是没公开,财务上有人说谢勇都拿了半年的转正工资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谢谢啊,没空!”

徐蕾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谢勇那点小心思,早已是司马昭之心,她外形出众,名牌大学毕业,怎么可能看得上谢勇这种货色?关系这么硬,还当不了记者,只能在编辑部里混资历,这得丑到什么程度啊!

徐蕾倒不是说特别清高自傲,但面对谢勇的追求,她唯一的念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