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700章 不祥的预感【二合一章】

作品:我就是超级警察|作者:李氏唐朝|分类:都市生活|更新:2021-11-26 14:28:53|字数:10473字

九桃小说 老域名(9txs.com)被墙,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9txs.org)

顾晨来到门外,而阮旭坤的年长亲信,也正好带着纪律队的主要成员,一起来到了顾晨跟前。

年长亲信道:“何文军,你要找的人,我都给你带过来了。”

顾晨大概看了一下,包括大壮和阿德在内的主要成员,自己都非常熟悉。

还有一些马仔,平时很少交流,但也眼熟。

之前自己待在纪律队,只是跟班,根本连配备武器的资格都没有,也没人看得上自己。

可经过昨晚一战,可以说,顾晨给自己打出了名气。

加上有阮旭坤跟阮甘亭的支持,和武进勇被关进小黑屋,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何文军现在的地位可谓是如日中天。

因此,对于这个何文军,大家都是客客气气。

顾晨来到众人跟前,来回走上两圈后,对着大壮和阿德道:“你们两个,现在谁负责白班?谁负责夜班?”

“我负责白班,阿德负责夜班。”大壮说。

顾晨默默点头,又道:“以后纪律队的事情,由我负责,大家有问题吗?”

“没有。”

众人有气无力的说。

顾晨之所以要把这些人叫到跟前训话,也并不是要炫耀一番。

而是需要让这些人知道,自己目前属于领导地位,需要对纪律队起到领导作用。

这帮人都是凶穷极恶的歹徒,如果控制不了这些人的思想,让这些人意识到自己是他们的领导,将很难起到调动作用。

况且他们这帮人当中,不少人都是向着武进勇的。

尤其是阿德,基本上是盲目崇拜武进勇,可见武进勇在他身上,也下了不少功夫。

至少阿德是得到不少武进勇的恩惠。

因此,顾晨突然掌控这支纪律队,其实心中没底,不太清楚这些人的想法。

当着年长亲信的面,顾晨又道:“能不能给我一把手枪?”

“当……当然可以。”见何文军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年长亲信有些诧异。

但同时也非常清楚,现在给何文军配备武器,似乎是得到了阮旭坤的默许。

否则像昨天那种情况,恐怕谁也说不好,那帮蛙人会不会就此逃脱。

扫起自己的上衣,年长亲信从腰间取出一把黑色手枪,以及一条装满子弹的弹匣,递给顾晨道:

“何文军兄弟,这枪是武进勇的,现在武进勇也用不着,你就拿去用吧。”

顾晨接过手枪,仔细观察一番,随后插入腰间皮带,也是咧嘴笑笑:“很好,但是我想说的是,以后的信号枪使用,还是交给我比较稳妥。”

年长亲信明白这个何文军的意思,现在何文军是他们纪律队的领导,信号弹配给何文军,似乎也合情合理。

于是年长亲信瞥了眼大壮,提醒着说:“你把信号枪给他。”

“可这信号枪只有一把,一般是夜里使用。”

“这我知道,白天你也用不着。”顾晨爽快的接过信号枪,以及被套的信号弹。

感觉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当中。

现在自己不仅拥有了自卫武器,还掌握了信号枪的使用情况。

一旦出现风吹草动,自己都可以有些配合丽媛的救援小队。

年长亲信见此情况,又问顾晨:“何文军兄弟,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暂时没有。”顾晨摇头。

“那好,以后纪律队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有劳了。”

目送着年长亲信离开,顾晨这才回头看向面前众人,也是来回走在众人面前,提醒着说:

“大家都彼此熟悉,我也就不过多介绍自己了,我很高兴能够跟你们待在纪律队,昨晚的情况,想必大家也都清楚,武进勇勾结大马国马里亚斯集团,企图谋杀坤哥,取而代之。”

“但是他最终没有得逞,我跟坤哥百般劝说,才最终说动了坤哥,饶他武进勇一命。”

听到顾晨的解释,众人也是面面相视,似乎感觉十分诧异。

毕竟像武进勇这种谋杀老大的叛徒,能留个全尸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阮旭坤却并没有杀他,而是见他囚禁在小黑屋里。

可见,这个何文军的确做了不少功夫。

但顾晨却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继续说道:“武进勇在集团多年,我知道,许多人都是他的崇拜者,其中就包括阿德。”

突然被顾晨点名,阿德眼睛一亮,想起昨晚自己说过阮旭坤的坏话,还赞美过武进勇。

现在顾晨突然点名自己,显然是要跟自己算旧账。

阿德顿时慌了,赶紧跟顾晨解释道:“何文军兄弟,哦不,军哥,这都是误会。”

“误会?难道是昨晚我耳朵聋了?”顾晨也是调侃着说。

“不不,不是这样的。”阿德有些焦急,赶紧解释:

“军哥,你也知道,武进勇毕竟是咱们集团数一数二的重要人物,而且待在集团多年,又是坤哥一手栽培。”

“所以,兄弟们崇拜武进勇,跟武进勇走的比较近,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兄弟们崇拜武进勇,但大家都是坤哥的弟兄。”

“武进勇做出刺杀坤哥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兄弟们也都看在眼里,大家都表示要跟武进勇划清界限。”

“所以呢?”顾晨问。

“所以,所以武进勇如何,跟大家没有关系。”阿德说。

顾晨则是摇摇脑袋:“自从出了昨天这种事情,坤哥大为恼火,毕竟阿布也跟了坤哥三年,结果呢?他竟然是马里亚斯的人。”

“而集团内部,到底还有多少潜伏者,目前坤哥也不清楚,但是如果还有人抱有二心,那么下场可不会像武进勇那样,你们应该清楚。”

“清楚,清楚。”

见何文军都这么说了,大家就算再傻,也听得出这话中的意思。

合着是阮旭坤怀疑内部人员当中,还有潜伏者。

所以让何文军领导纪律队。

现在谁要是敢跟何文军作对,那就是别有用心,等于告诉阮旭坤,自己就是潜伏者。

想到这些,所有人都不敢再对顾晨说三道四。

尤其昨晚那几个鼓吹坤哥老了,武进勇才是大家未来希望的人,此刻尤其不敢做声。

就这样,顾晨顺理成章的配备武器,并且拿到了发令枪的使用权。

由于一日后,就是跟丽媛商定的接触时间,顾晨也不确定,丽媛那边是否安排妥当。

毕竟,丽媛所在的地方,是马里亚斯犯罪集团。

要想保全自己的同时,还能联系到警方,让警方派出救援力量。

这种行动,看似很难完成,但顾晨相信丽媛有这个实力。

如果商定的日期没人接应,那也必定是中途出现了纰漏。

但顾晨冥冥之中有种直觉,一日后,丽媛联系的救援小队,似乎就会悄悄登岛。

但不管如何,顾晨都决定赌一把。

……

……

翌日。

晚上7点。

吃完晚饭的顾晨,便带着阿德带领的巡岛小队,开始对海岛情况展开巡查。

晚上风浪有些大,这让顾晨不免担忧起来。

但同时,海浪撞击礁石的声音,也让周围的环境嘈杂一片。

这同时也给了登岛人员一定的掩护作用。

而岛上的四处补给地点,都是非常适合登录地点。

因此顾晨在其中一个补给点,让众人原地休息,自己则利用大师级观察力,开始观察四周情况。

这样的循环操作,顾晨一直延续道晚上11点。

此时此刻,巡岛的众人在连续巡岛的过程中,也开始显得疲惫不堪。

所有人躺在一处补给地点,开始休息。

“我说军哥,咱们巡岛能不能不要这么紧凑?阿德以前带队,大家想休息多久都行,晚上这么拼命巡岛,兄弟们体力有些跟不上。”

一名跟顾晨提议的马仔,也是感觉巡岛强度过大,因此有些埋怨。

但顾晨却不这样认为。

毕竟,今晚可能就是救兵登岛的时候,所以自己必须要掌握补给地点附近的具体情况,尤其要注意有没有人登岛的可能。

因此才会让众人频繁巡岛,以至于让众人疲惫不堪。

顾晨看了眼自己的绿水鬼,提醒道:“30分钟后出发。”

“是。”

众人附和,纷纷抓紧时间进行休息。

而顾晨在休息期间,也开始检查起补给地点的物资。

顾晨趁着几人聊天之际,特地将装满子弹的AK弹夹,藏匿在另一处隐秘地点,与食物和水分开摆放。

并用树叶将弹匣遮盖。

一旦发生火拼,顾晨要保证这帮人没有子弹补给。

而一旦这帮人问起子弹的情况,自己也可以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就说子弹与食物分开摆放。

凌晨两点。

此时正是大家巡岛之后,最为疲惫的时刻,但顾晨连续巡岛几圈,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这让顾晨不由迟疑起来。

“难道说,今晚不会有人过来?还是说,丽媛那边出了状况?”

想想也非常可笑,自己只是在船上,跟丽媛简单交代了一下具体情况,丽媛自己也在马里亚斯集团内卧底,她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能联系警方,将情报传递出去呢?

可回头想想,丽媛向来都是一个神通广大的人,似乎也没有她办不好的事情。

想想,也只能再等等。

根据顾晨这几日对海岛附近洋流的计算,上次马里亚斯蛙人的登陆地点,依然是最佳登陆地点。

因此顾晨选择在这块地方长时间逗留。

而巡岛人员在连续巡岛几圈后,也终于有些扛不住了。

所有人都靠在一起,眯眼休息。

这里巡岛,基本上就靠两条腿,就算体力再好,也有疲惫的时候。

况且是在夜里,许多人虽然是夜晚值班,但是白天却依然沉浸在赌房。

因此顾晨也是算准了这些人的特质,才将那些白天喜欢赌博的马仔,安排到夜里值班。

尤其是阿德,据说白天赢了不少,因此毕竟亢奋,也没这么睡觉。

可现在一到深夜,阿德的眼皮似有千斤重,根本提不起精神。

就在原地休息的同时,很快便响起了呼噜。

但顾晨拥有功能饮料加持,精神在此刻异常亢奋。

利用大师级观察力也是游刃有余,夜间的情况,自己基本上都能掌握。

凌晨2点10分,顾晨终于发现海滩上有些动静。

一队蛙人,此刻正携带载具,悄悄抹上岸边。

由于此时的顾晨,将小队成员安排进树林休息,因此处在视觉盲区。

否则一旦发现蛙人登陆,恐怕就是一记火力输出。

由于之前有马里亚斯的蛙人杀手登岛的情况,因此顾晨现在也不能确定,这些是否是丽媛派来的救援小队,还是马里亚斯的二次输出。

可毕竟时间是对的,自己跟丽媛商议的第一次碰头时间,就定在今天。

而夜晚,也无疑是登岛的最佳时机。

迫于安全需要,顾晨并没有马上暴露自己的位置,而是继续观察岸滩的一举一动。

没过多久,后边几名蛙人,也相继赶到,与之前几名蛙人在一处礁石附近汇合。

几名蛙人靠在一起小声议论,似乎也在商议着计划。

随后,4名蛙人开始往树林走去,将载具藏于树林之中。

由于之前顾晨在渔船上,曾经跟丽媛提醒过,一旦派出的救援小队,都需要在左手腕上系一根红绳,以此作为识别对象。

而顾晨也需要在右手腕上系上红绳,作为接头暗号。

但是顾晨趴在草丛中观察半天,也没见这4名蛙人的手腕上有任何红绳,这不由让顾晨怀疑起来。

“难道这批蛙人,并不是丽媛派来的?而是马里亚斯不甘心刺杀失败,所以再派杀手过来解决掉阮旭坤?”

想到这里,顾晨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可是为什么只有4名蛙人?难道大部队还在后头?”

毕竟之前是有前车之鉴的,那几名蛙人登岛之后,先是跟阿布接头,随后在阿布的带领下,才直奔基地阮旭坤的房间。

可现在这4名蛙人,压根没有任何接头人。

如果是马里亚斯的人,那么他们凭什么确定目前阮旭坤所居住的房间?

感觉还是不对,于是顾晨继续暗中观察。

又过了一阵,那4名躲在岸边草丛中的蛙人,似乎是在确认着什么。

随后,几人纷纷掏出红色丝带,系在左手腕上。

这让顾晨眼睛一亮。

“果然是丽媛派来的接应人员。”

喜出望外的同时,顾晨一方面要时刻提防这帮纪律队的人员苏醒,一方面又得尽快跟这些接应人员汇合。

否则错过,将耽误大量时间,还有可能出现各种意外。

顾晨非常清楚,岛上都是阮旭坤的人,仅凭这四名蛙人,很难与之抗衡。

一旦被死死拖住,即便有三头六臂,想要成功逃离海岛,那也是难上加难。

想到这里,顾晨开始悄悄的离开纪律小队,朝着蛙人方向缓缓接近。

在行走途中,顾晨将一条早就准备好的红绳,直接系在了右手腕上。

利用自己对地形的了解,成功绕到了蛙人小队的侧前方位置。

但蛙人小队素养极高,在按照路线行走的同时,似乎也发现了周围的动静。

突然,领头的一名蛙人,直接举手示意。

其他三人立马就地蹲下,手里的枪械瞬间对着四周,形成一个防御队形。

几人凑到一起小声嘀咕,似乎也察觉到顾晨的气息。

眼看对方已经停止前进,待在原地进行警戒。

顾晨这才开始从草丛中走出,并且将手枪挂在右手大拇指上,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有人。”一名警戒的蛙人发现顾晨,立马做出一个瞄准动作。

其他三人见状,也都纷纷将枪口对准顾晨。

可当众人发现,顾晨并没有表示出攻击动作,并且将武器挂在右手大拇指上。

几人顺势赶紧看了下顾晨的右手。

右手上的红色丝带,与众人左手腕上的红色丝带交相辉映。

零头的蛙人立马举手提示:“是自己人,把枪放下。”

众人见状,也都压低枪口。

瞬间从两侧包抄,将顾晨包围在中心地带。

随后,两名负责从两翼包抄的蛙人,则背对着顾晨,掩护顾晨的身后,不断持枪退向领头蛙人。

顾晨蹲在领头蛙人面前,瞥了眼领头蛙人左手腕上的红绳,这才将自己右手腕上的红绳亮出。

两人对比之后,领头蛙人问顾晨:“你就是顾晨?”

“没错,你是丽媛派来的?”顾晨也问。

领头蛙人默默点头:“看来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可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在这里登陆?”

“因为这里是唯一适合登陆的地点,其他海滩,洋流和地形十分复杂……”

顾晨也是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跟领头蛙人讲解一番。

领头蛙人有些佩服,也是不由竖起大拇指道:“看来你顾晨的确有两下子,怎样?现在跟我们走?”

“不行。”顾晨直接摇头拒绝。

这让领头蛙人有些诧异,于是忙问顾晨道:“你不走?不走待在这里干什么?我们的任务是将你安全的接回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见领头蛙人还不清楚自己的用意,于是顾晨赶紧解释:

“明日,就是阮旭坤跟巴图交易的日子,明天晚上,我会跟阮旭坤一起出海,届时你们可以安排海警力量,在他们的交易地点设伏,将这帮人一举消灭。”

“明天晚上有交易?”闻言顾晨说辞,领头蛙人有些迟疑:“这是我们之前没有掌握的情况,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现在是岛上的主要负责人。”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四名蛙人也是面面相觑,感觉哪里不对。

明明是来被拯救的人,怎么就成了岛上的主要负责人?这让众人有些诧异。

当然,顾晨也看出了几人的顾虑,也是笑笑说道:“这种情况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

“话说你们是哪个部分的?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单位?”

“不行。”领头的蛙人直接拒绝,也是提醒着说:“但我可要告诉你,我们跟丽媛是同事。”

“原本是负责接应丽媛,但是受丽媛委托,临时抽调人员过来救你。”

“原来是这样,那即便你们不告诉我你们的真实身份,我也能猜到。”

听着领头蛙人告知是丽媛的同事,顾晨自然也懂。

这些人,有着自己的纪律,不能随便暴露自己的身份。

于是顾晨又问:“那我们中国警方那边,关于何文慧跟巴图的情况,你们有没有通知到位?”

“已经通知到了,目前何文慧跟巴图那边的情况,已经被我们警方密切掌握,只是不方便行动而已。”

另一名蛙人说。

顾晨有些担心卢薇薇的安全,于是又问:“那你们知不知道卢薇薇的下落?”

这边话音落下,那头的众人却是面面相觑,似乎并不清楚。

顾晨有些失落:“所以,你们也不清楚?”

“放心吧顾晨,卢薇薇肯定会没事的,要相信我们的同事。”领头的蛙人见此情况,也是赶紧安慰。

顾晨当然沮丧,但现在最重要的,显然是要将巴图跟何文慧等人一具抓获。

尤其需要顺带将阮旭坤集团一起连带消灭。

而明日,无疑是最佳时机。

于是顾晨询问几人道:“你们今天的计划是如何?”

“找到你,然后带你走。”领头蛙人说。

“那能不能这样?”顾晨迟疑了一下,又道:“你们回去,将明日交易的情况,通知中国警方。”

“在明天交易的同时,我会给你们提供准确坐标,你们随时准备派遣海警船,埋伏在附近海域。”

“一旦我给你们发消息,你们立刻赶过来支援,同时,我也会保护好这些证据,不让他们随时销毁,你们觉得如何?”

“你一个人这么干,实在太危险了。”领头的蛙人有些犹豫。

很显然,他担心顾晨因此丧命。

但顾晨却是解释着说:“一日前,我帮助阮旭坤,摆平了马里亚斯集团对他的谋杀。”

“所以现在的阮旭坤,对我十分信任,我想应该问题不大,而且我现在还可以配备武器,短时间可以应付,但是长时间内,需要你们的支援。”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似乎也在犹豫。

顾晨的想法太过大胆,风险极大,但以目前顾晨的这种身份,似乎也很容易完成这种操作。

领头的蛙人陷入沉思。

顾晨瞥了眼巡岛纪律队休息的方向,也是赶紧提醒着说:“快点做决定吧,目前我还带着岛上的巡岛小队在那边休息,待会那帮人苏醒,发现我不见了踪迹可就麻烦了。”

“你有把握吗?”领队蛙人说。

顾晨默默点头:“问题不大,只要能将这帮人一网打尽,我的危险又算什么?”

“那你有没有什么详细的计划?”领头蛙人又问。

顾晨默默点头,也是见一份自己手绘的地形图,递给领头蛙人道:“这是我这些天,根据自己的观察,手绘的基地地形图。”

“这张图上,有岛上的所有布置,包括阮旭坤集团的藏货地点,还有守备情况。”

“等明日交易的时候,阮旭坤会抽调岛上三分之二的人,届时岛上守备空虚,你们可以派出人员,查封他们的存货。”

“然后再配合海上力量,将巴图跟阮旭坤的船只扣留,我会想办法控制渔船上交易的货物,保证物证都在。”

“但是,也需要你们的配合,那就是时间一定要及时,你们要是迟到,我可能就小命不保。”

“这样吧。”听着顾晨的介绍,领头蛙人给出建议:“我留下两个人在海岛上,配合你行动,保证你的安全。”

“你想办法把他们两个安排进入渔船,届时让他们藏在渔船中,跟货物藏在一起。”

“一旦你要控制渔船,让他们两个配合你,一起保护物证。”

“太危险了。”顾晨并不认同这样的做法,也是提醒着说:“潜入渔船比登天还难,成功概率太低,还是不要冒这个风险。”

想了想,顾晨又道:“你们有没有带通信设备?”

“有。”其中一名蛙人闻言,赶紧将自己身上的一部通信设备取下,交给顾晨道:

“这是一部卫星电话,还可以定位,你戴上这个,我们就能随时锁定你的具体位置。”

“如果你要跟船出海,那么在海上,只要你还带着它,我们就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你。”

“那如何通知你们,可以开始行动呢?”顾晨拿着一部微小的卫星电话,也是好奇问道。

领头蛙人指着其中一处红色按钮道:“如果你算准时间,是我们该出发的时候,就按下这个红色按钮。”

“届时,我们那边会收到信号,埋伏在附近的海警船,也会立刻出发,快速朝你所在方向跟进,这需要你自己算准时间。”

“好吧。”感觉总算能配上通信设备,顾晨心里美滋滋。

但此时,顾晨发现附近传来一阵动静,阿德正来到海滩附近,似乎是在寻找自己的下落。

顾晨赶紧提醒几人道:“带着这封地图,藏好,带回去,上面还有我记录的这次交易的具体时间和海域坐标。”

“到时候,我会在必要时刻,给你们发送信号,你们随时可以两面出击。”

“一面登岛,查封阮旭坤的隐秘基地,收缴赃物。”

“另一面,堵住巴图跟阮旭坤的去路,务必要将他们捕捉在海上。”

“明白。”领头蛙人默默点头。

顾晨深呼一口气,见阿德寻找自己的动静越来越大,其他马仔也都停止了休息。

顾晨赶紧提醒:“你们想待在这里,等我把这帮人带走之后,你们在离开,明不明白?”

“明白。”所有蛙人默默点头。

“那我走了。”顾晨说。

刚一转身,却又被领头蛙人给叫住:“顾晨。”

“怎么了?”顾晨扭头问道。

“没什么,注意安全。”领头蛙人说。

顾晨咧嘴一笑,默默点头,随后开始往巡岛小队方向走了过去。

另一边,阿德正带着三名马仔,左右寻找顾晨的踪迹。

可下一秒,就发现树林一角,一道黑影突然出现。

来不及反应的阿德,下意识的抬起枪口,对准了顾晨方向。

见来人是何文军,他这才长舒一口气,有些无奈道:“军哥,你跑哪去了?刚才兄弟们都在找你呢。”

“上个厕所,怎么了?”顾晨问他。

“没……没什么。”阿德咧嘴笑笑,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不是怕你有危险嘛。”

“这个地方能有什么危险?”顾晨倒是无所谓,瞥了眼其他三名没精打采的马仔,也是没好气道:“你们能不能提起精神?一个个的,休息这么久还不满足吗?”

“是是,军哥说的是。”阿德是个见风使舵的人。

先前武进勇受宠,他拍武进勇的马屁,简直到了不要脸的地步。

现在一瞧,武进勇玩完了,竟然勾结外人刺杀大哥。

现在事情败露,被关进小黑屋,自己现在只能抱紧何文军这条大腿。

因此赶紧带着顾晨的说话口吻,训斥身边几名马仔道:“你们几个,给我打起精神。”

见其中一名马仔还打着哈欠,阿德上去就是一脚:“你没吃饭啊?”

“阿德,白天大家都在赌房,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白天没怎么睡觉,晚上打个哈欠,正常现象吧?”

“我不管你是不是正常现象,我只知道,现在军哥让你们打起精神。”

阿德也是语带坚定,这让马仔很是为难。

可奈何阿德现在就是这番狗奴才的样子,也实在没辙。

但顾晨却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偷偷瞥了眼蛙人们藏匿的方向,于是又对众人说:

“从现在开始,去往下一个补给地点,都赶紧的。”

“好吧。”

见何文军已经发话,大家虽然颇有怨言,也只能顺从。

拿起手里的武器,大家依旧排成一列队形,在阿德的领头下,开始缓步离开。

而另一边,躲在草丛中看到这一幕的几名蛙人,也是目瞪口呆。

其中一名蛙人问领头蛙人道:“这说出来估计都没人相信,这个顾晨,还真有点本事。”

“是啊,明明是个被绑架的人质,却在这里混得风生水起,这叫什么事?”又一名蛙人说。

领头蛙人也是默默点头,淡笑着说:“,可能这就是本事吧,感觉他自己都能离开这座海岛。”

谈话之间,领头蛙人也是见顾晨交给自己的手绘地形图,放入自己的防水袋中。

这才带着其他蛙人,开始按照当时来时的路线,重新乘坐潜航器,消失在茫茫大海当中。

……

……

翌日,下午4点。

小码头上站满了各种手持武器的马仔。

阮旭坤,甘亭,还有顾晨几人,都在岸边进行监督。

看着货物一箱一箱搬上小船,再由小船运到不远处的渔船上,整个过程,让阮旭坤感叹不已。

“之前我一直在纠结,到底是向北走?还是向南走?”

“现在,也不用再担心了,直接跟巴图做生意,比较爽快,南边的马里亚斯,真特么不是个东西,竟然派人暗杀老子。”

“坤哥,你也不用生气,既然大家都没有坦诚交易,提前摊牌,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命还在。”顾晨见阮旭坤内心矛盾,也是赶紧安慰着说。

甘亭见状,也赶紧附和:“是啊哥,既然这个马里亚斯毫无诚意,那也不必纠结,至少把货都给巴图就对了,毕竟这是何文军的大哥……”

“真是因为巴图是何文军的大哥,我才犹豫。”还不等甘亭把话说完,阮旭坤直接打断了说辞。

甘亭不解,问阮旭坤道:“怎么了哥?”

“害!”幽幽的叹息一声,阮旭坤摆摆手,颇为无奈道:“以前是向南向北,两边都有安排,价格自然也很美好。”

“可现在,失去了南边马里亚斯的渠道,也只能转头,专注于跟巴图做生意。”

“但生意放在一家做,的确风险很大,有必要,我们还是要另谋渠道,在南边再物色一位买家。”

“坤哥,其实大可不必担心。”见阮旭坤心中的疑虑在于客户渠道过于单一,顾晨也是赶紧提醒:

“有我做保证,巴图大哥那边,应该不会为难你的。”

“哈哈。”摆了摆手,阮旭坤也是无奈说道:“你还年轻,这道上的事情,你还不算很了解。”

“要知道,即便有你做担保,但是你的分量是在太轻,巴图该怎么压价,还怎么压价,这家伙,可从来不做亏本生意。”

顿了顿,阮旭坤又道:“但话又说回来,巴图这人比较厚道,当年我一个电话打给他,唾骂他安排你何文军来我身边做人质,竟然跟警方举报我。”

“虽然当年的误会已经解除,但是我仍然记得,巴图为了一个‘义’字,竟然逼得你跳海。”

“虽然你的小命是捡回来了,但是之前的记忆也消失全无,可见巴图这人心狠手辣。”

“表面上,他似乎看上去人畜无害,似乎长相还过于滑稽,可抡起动手,这家伙可是心狠手辣,自己人都不放过。”

“跟这种人做生意,最好就是要小心谨慎,没准哪天谈崩了,人家抬手就送你一颗子弹。”

“坤哥,严重了。”见阮旭坤也有危机意识,顾晨也是赶紧安慰。

然而,此时的阮旭坤,似乎也看开了许多。

而这第一次,自己在没有武进勇的陪伴下出海做生意,右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

似乎是在预示着什么。

于是阮旭坤也是抱怨着说:“今天一起床,这右眼皮就跳得厉害,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但是我听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肯定是假的。”顾晨赶紧敷衍:“这其实就是一个非常矛盾的说法。”

“但凡一个人左眼皮跳,他都会异常高兴,可一旦右眼皮跳,就说这些是迷信,信不得,可见这左眼跳跟右眼跳,压根没半毛钱关系。”

“嗯,说的有道理。”闻言顾晨说辞,阮旭坤甩了甩手指,也是双手负背,准备返回基地。

临走前,也是叮嘱顾队道:“这里就交给你跟甘亭,一定要注意,前往不要把这些货物掉进海里,这些可都是钱。”

“明白。”顾晨微微点头,巴不得阮旭坤赶紧离开。

而这边阮旭坤刚走,顾晨就跟甘亭提议道:“我们去船上吧。”

“去船上?”甘亭表情一呆,问顾晨:“去船上干什么?这边货物还没装完呢?”

“搬运货物交给他们,我们去船上休息一下,检查一下渔船的情况。”

“毕竟这是我第二次出海交易,我想顺便了解一下我们渔船的情况。”

“这样啊?”虽然感觉检查渔船是够无聊的。

不过既然何文军想去,自己陪他就行,甘亭便也爽快答应:“那行,我们就坐这艘小船过去,让他们这艘小船上不要装货。”

“嗯。”顾晨默默点头。

乘坐小船,跟随着其他几艘一起靠近渔船。

顾晨和甘亭通过网绳爬上渔船。

而此时的顾晨,才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现在可以掌控犯罪集团的资源,行动起来也没有了之前的约束。

这让顾晨非常舒服,当即提议道:“去船舱看看,看看这些东西都怎么摆放的?”

“哈哈。”见何文军如此上心,甘亭也是干笑两声,只能点头答应。

要知道,武进勇虽然被关进小黑屋,但是现在的何文军,看上去比武进勇要更加上进。

甘亭还以为何文军是想在自己大哥面前好好表现,所以对于这个何文军的要求,甘亭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来到船舱,顾晨在甘亭的带领下,直接走到了货仓位置。

此时此刻,货仓周围都站着持枪马仔,这里看上去有些重兵把守的样子。

顾晨眉头一蹙,有些惊诧。

似乎是在意料之中,但却又在情理之外。

毕竟,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要守住这些“物证”。

保证这些“物证”,在海警控制这艘渔船之前,不被这帮人倒进大海销毁证据。

所以,顾晨现在要面临的,可能是这些持枪的马仔。

而且这些人面目凶残,似乎都并不好对付,看上去也都是阮旭坤的亲信。

因为只有跟着阮旭坤年限够长,才有资格被分配到这里。

就如守住山洞的那帮人,似乎也是油盐不进的样子,要对付他们并不简单。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就是超级警察 九桃小说(9txs.org)”查找最新章节!